生活在真實世界的寶可夢是什麼樣?外國畫師給出了答案~

加油娜娜醬 2021/08/02 檢舉 我要評論

你指尖躍動的電光,是我此生不滅的信仰!這裡是青春盡在二次元,推薦超夯動漫,守護ACG文化,我是動漫愛好者,次元老司機娜娜醬!

幾年前論壇有人提過一個問題:「皮卡丘的表面是光滑的還是毛茸茸的?」足見有不少人都對真實世界的寶可夢是什麼樣子抱有憧憬。

讓我們來想象一下,首先至少不會跟動畫裡一樣乾乾淨淨毛光水滑吧?靠自己捕獵生存的寶可夢可沒多少時間在意美貌,比如像下面這只皮神:蹲在石頭上一副想喝水的樣子,皮毛有些髒兮兮的,可能因為剛剛吃完獵物,小臉還冒著絲絲電光,威懾力十足。如果現在去招惹它,估計撈不到什麼好果子吃。

然後就是外形和習性。常年活躍在野外的寶可夢,不僅體格會進化得更加有利於生存,習性也會更有它們原型動物的特色。

禦三家的小火龍外型更像一隻真正的恐龍,用來奔跑的雙腿健壯有力,小短手也有著結實的肌肉,那條燃燒著火焰的尾巴不再只是用來取暖,原地轉一圈估計能掃飛不少人。

妙蛙種子周身的顏色與草叢渾然一體,睜著大眼睛四處觀察。你想去摸摸它嗎?當心一點,藤鞭沒准已經悄悄繞到你身後了。

至於傑尼龜嘛,看起來倒是沒什麼攻擊性,只是沒有原本那麼可愛了,這副與海龜神似的慵懶模樣總讓人感覺它會在海裡飄飄蕩蕩好多年不出來。

這些現實版野生寶可夢出自倫敦畫師約書亞之手,這位30歲的畫家是《精靈寶可夢》的忠實粉絲。之所以想到讓寶可夢跨次元,跟他的創作方式有很大關係。

觀眾在看到作品前,腦海裡通常都已經有模糊的概念了。比如要畫一條龍,觀眾可能會想:這是條有黃刺的龍。那麼我的工作就是把這個形象具體化,給大家概念裡的龍賦予崎嶇的鱗和角,還有硬硬的尖刺。

運用這種把模糊概念具體化的方法,約書亞對自己喜歡的寶可夢進行二次創作,從「黃色的皮卡丘」變成「生活在野外,有像兔子一樣的長耳朵和短短的絨毛、臉頰還會放電的小動物」。他曾用寶可夢的語言來比喻自己的創作和蛻變:作品從簡單的框架發展到充滿細節的整體,就如同寶可夢在進化中改變外表,獲得更強大的能力。

上面的皮神和禦三家約書亞都是前兩年創作的圖,他的創作如今還在延續,還給自己制定了要帶150只寶可夢跑步進入三次元的目標。

自給自足的大舌貝在用舌頭釣獵物,荒野求生不容易,數數殼上的小貝類,猜得出它應該已經很久沒挪過地方了。

可能因為大家都愛吸貓,喵喵的生存環境明顯十分舒適,貓抓板、貓爬架一應俱全,也許還有人每天幫它擦拭頭上的金幣。

生活在冰天雪地裡的小傢伙們就沒有喵喵那麼幸運了。小海獅可愛依舊,不過口水還沒來得及滴下來就在舌頭上凍成冰了。

在茫茫風雪裡,火伊布只能靠厚厚的絨毛保暖。

下面這個耿鬼表情相當有戲,可以去恐怖電影劇組試鏡,演技不錯的話直接C位出道。

卡比獸像不像熟睡的龍貓?

小拳石:「你是不是想打架?」

哥達鴨孵出來的蛋應該是可達鴨吧

等等,水箭龜你的炮管漏水了!

這些沒了溫柔外表、看起來野性十足的寶可夢,你還敢沖上去就抓嗎?結合真實情況來看,就算抓到了,好像也應該先帶去打疫苗,然後辦寵物證、植入晶片吧……

不過對於很多玩家來說,原版寶可夢的卡通畫風和三次元可能也並沒有太大區別,甚至二者結合起來會有意想不到的真實感。比如只會亂蹦躂的鯉魚王,蹦著蹦著就自己到你的鍋裡了,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還有試圖混進一群鴿子裡的波波,像不像跟你約好了一起打遊戲,卻總是「咕咕咕」的網友?

什麼樣的寶可夢才更貼近現實,估計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答案,至於怎麼才能真的抓一隻寶可夢回家陪你……乖,今晚早點睡,夢裡什麼都有的~

結語

櫻花滿地集于我心,蝶舞紛飛祈願相隨,如果你對娜娜講的文字依依不捨,更多動漫資訊請關注→青春盡在二次元


用戶評論